您所在的位置: 首页 - 专题新闻 - “我心目中的大学老师”征文

有一种风范叫平凡

  以前对大学有太多太多的憧憬:秀丽怡人的校园景色,包罗万象的图书馆,自由开放的学风,以及那纯洁无瑕的爱情……而对大学老师的憧憬,无疑是这些五色斑斓的憧憬中极其浓厚的一抹。
     
  很早就倾慕胡适的翩翩风度、金岳霖的淳厚性情、闻一多的挥洒不羁以及易中天的幽默睿智、于丹的平易近人而又不失深沉。那是怎样的大师风范啊。听他们趣味盎然、旁征博引的一堂课,必定胜读十年书。正如梅贻琦所言:“大学者,非有大楼之谓也,有大师之谓也”。这怎不叫人对此悠然神往。于是乎,我心目中的大学老师,已有了一个标准而又模糊的形象:学识渊博,多才多艺,极富个性,平易近人,和蔼可亲,还会给人一种时尚感,而且能与同学们打成一片。这样的老师,才该是我们明媚的青春年华中所期待拥有的老师吧。
     
   大一第一学期刚开学的时候,残夏尚未消退,校园的景色正如我所憧憬的那样清新怡人。而我对周围一切的热度,简直能与当时的酷热一较高下。可这种热情并没有持续多久,“距离产生美”这句话还真是颠扑不灭的真理。当与那些老师近距离接触后,发现他们并不是如我所愿的那样多才多艺、个性十足,而是一个个的都好像平凡无奇。很快我便觉得,他们与我心目中的大学老师之间的距离,竟是那么的远,与这儿美丽的景色,与我们的美好青春是那么的不相搭配。
     
   当我对他们放弃了那份高高在上的憧憬,而以一颗平常心来看,我渐渐发现了他们身上具有“平凡色彩”的个性。就说我们的高数老师吧,一个不到三十岁的小伙子,说话、讲课都是慢吞吞的,整个人给人的感觉也是慢吞吞的,而且还有一副好得不能再好的脾气,总是笑眯眯的。还有画法几何老师,每次上课当她看到有几个人趴在桌子大睡上时,就拍着讲桌大喊“起来起来,怎么那么瞌睡,下课后对课上讲的东西什么都不知道”。教马哲的老师,上课突击点名、提问以及她那“被我记了三次的学生挂定了”的警告,一度成了许多学生的噩梦……
     
  最使我难忘的是我们的理论力学老师。他虽已年逾花甲,但仍思维敏捷,口齿清楚,每一个这样的老教授都好像是如此。他除了上课幽默、旁征博引外,还经常在上课的时候不由自主地与我们聊上很长时间,聊他的经历,抒发他的感慨。最令我惊讶的是有一次他在批评几位没有按时交作业的同学时,竟如数家珍地用这些同学的外号称呼他们,天知道他是怎么知道这些外号的。还有不少很幽默的老师,就像我的网球老师吧,让我们打球时要放松点,说:“要多想点美事,有女朋友的想自己的女朋友,没女朋友的想别人的女朋友”。随着众人大笑时,我想,这样的幽默虽不及那些大师们的睿智,但却是平常人所能拥有的实实在在的幽默。
     
  时间不知不觉地从一堂又一堂的课中溜过,从我们近乎激烈的占座中挤过,从教室里浓郁的提神咖啡味中飘过。眨眼间,一门又一门的课程结束了,一门又一门的课程又开始了,老师也换了一个又一个。突然发现一直憧憬着的大学老师就在自己身边,几乎每个老师都具有我所希望的一些特点,只是我一直被想象中的华丽色彩所欺骗,被老师们身上的平凡所蒙蔽。也许他们比不上那些大师们的光彩耀人,可正是那份平凡,那份实在,才让我心目中的大学老师由憧憬而成为现实。
    
   我会永远的记住我的这些大学老师,他们是我们青春中最有意蕴的一道风景线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