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所在的位置: 首页 - 学生天地

【情感驿站】青春的勇敢抉择

【编者按】为更好建设学生“第二课堂”,展现我校大学生丰富多彩的校园生活,书写当代青年学子奉献农业、胸怀天下的情怀,党委宣传部对新闻网“学生天地”板块进行整改,拟设情感驿站、时事茶座、校园展厅、文艺花园、别样征途、中外书架,叽喳寝室等栏目。敬请广大同学关注这片属于大学生自己的天地,并投稿。投稿邮箱:xndxxbjzt@163.com。(稿件请注明姓名学院专业班级联系方式等信息)


从西安通往金昌的火车上放起了仙剑的插曲《一直很安静》,我还记得那个时候正好是黄昏,火车刚过隧道,远方山峦半掩了夕阳的强烈,更为柔和却依然醇厚的光透过车窗洒在硬座车厢里,就像橙子味汽水倾洒在原本浓烈的酒中,依然浓香却不醉人。

2C6F352214C3E3524943448E148DC2F3.jpg


出行的时候并非节假日,所以车厢里人不多,零零散散。本应喧闹的硬座车厢,此刻却是更多的悄声细语,车厢里的音乐就如同只属我一人的bgm。我这一排除了对面一位正斜靠窗边,抱着双膝、缩作很小一团睡着的女生,再无其他人。

这一路上窗外的风景看倦了,我便会看一眼她的样子。刘海和长发都有烫染的痕迹,不过能看出来好久没有认真打理过了,原本棕栗的发色也只有发梢间隐约可见。她穿着一件牛油果绿色的长裙,双肩有着被肩带压作粉红的痕迹,我似乎也明白了她的疲劳来自于倒车的乏倦。

我此时和她有过的交流仅限于在西安上车的时候,她从站台走向火车的时候不急不慌,虽是单薄的身子,推着27寸的行李箱却游刃有余。

“诶,你是14号啊?”她撩了一下侧鬓的头发,摘下她海岛风情的遮阳帽,准备放行李。

“嗯?啊,是啊,怎么啦?”突然被喊到我有点失措。

“我13号,挺巧的,”放下行李她坐在我身边:“嗯…应该对面没人,我先坐对面吧,空间大。”

之后她看了眼手机便睡着了。

不过我一直在心里咕哝:挺巧的?什么挺巧的?现在座位号排在一起就算巧吗?真是百思不得解!

中卫到了,车停了下来,此时她也从酣睡中醒了过来,窗外的夕阳像是闪了她的眼睛,她赶紧揉了揉眼睛戴起了眼镜,一副睡眼惺忪的样子。

“这?到哪了?”她的声音很绵柔,和即将落山的金黄夕阳一般。

“啊?啊,嗯,刚到中卫。”

“嗯……好……嗯……谢谢。”明显就是还没睡醒的语气。

“同学你是到哪里呀?”我看到了她扣在背包上的校园卡,上面写着“江苏师范大学”,我想以“同学”的称呼问她会更亲和一些。

“嗯??你怎么知道我是学生?你也是学生吗?”显然她被我突如其来的“同学”搞蒙了。

我指了指她包上的挂的校园卡,憨憨地咧嘴笑了一下:“你叫我书华就好,我也是学生。”

“啊……好……好,”她瞅了眼自己的书包,不过眼里却突然闪过了一丝失望:“你叫我阿树就好,嗯……我原先是江师大的,不过刚刚退学。”为了掩饰她以为的尴尬,她嘴角上扬笑了一下。

“啊,退学?为什么呀?”

显然,我这个问题问错了。

阿树突然面露难色,但是却害怕破坏气氛似的又以假笑替代:“啊,害,没啥原因,我去趟洗手间哈。”然后她便逃之夭夭了。

不过阿树的手机没带上,放在桌上响起了微信的提示音,我不小心的一瞟却看到了消息内容:

“办完退学手续就可以回来报名复读了”。

我似乎明白了一些什么。

阿树从洗手间回来的时候车也开了,本来她的位置被新上车的人占了,所以阿树她只能坐回我旁边了。

一路上我们聊了很多的话,从自己的专业到大学,从自己的过往到如今,从自己的城市到理想。


49046CECB9690EF5621B6FC34BB97460.jpg


阿树是一位来自小城的女生,但却有着不小的志向,她的梦想是中国药科大学,成为一名药物科研家。但现实却总是事与愿违,19年高考报志愿却去了江苏师范大学,一直以来喜欢生物和化学的她却更是阴差阳错的学了统计学,与自己的梦想越来越偏离,哪怕现实中无限的努力却也难以聚成沙塔。

“坚持”这两个字在她的生命里逐渐打上了疑问号。阿树在徐州的时候时常会在自己校门对面繁华的街道上站立许久,看着身边匆忙嬉闹的人流、眼前喧嚣的车流和栋栋高楼里明亮的灯火,思考自己的选择,她在想,这所校园到底对她意味着什么?是无奈皈依现实的顺从还是走出人山车流奔跑着逃离这里。

其实那个时候我也想起了我自己,站在西安南稍门的城楼下,看着碑林区的繁忙思考自己对于“汉语国际教育”与梦想“影视传媒”的选择。只不过我最终选择了走入校门囿于现实的温水。

我们一直聊到了晚上,聊着聊着便累了。她睡着了,靠在我的肩上,我望着窗外的荒野夜色,感受着阿树脸颊的温存,心里却不知是何种滋味。

熟睡的阿树嘴里呢喃着点点梦话,我凑近一些仔细去听。

“我的选择正确吗?我真的正确吗?正确吗……?”

……

我的站点到了,我没有叫醒熟睡的阿树,安静的收拾了自己的行李,给阿树留下了一张纸条:

“坚信你选择的路,你已经比太多人勇敢了。”

……

我下了车,金昌的凉风吹在我的脸上,吹去了阿树体温的温存。

你最后会实现你的梦想吗?我呢?

…….

我觉得,都会的。


作者:张书华 外语系 汉语国际教育专业2019级本科生

编辑:朱梦杰

终审:靳军